赤き心の花や咲くらん
ギトオメ君のメモです。
像素故事
  1. 新北市军人忠灵祠
  2. 中正纪念堂与自由广场

新北市军人忠灵祠

因为得到学校推荐的名额,去了台湾学习。在台湾一段时间之后,感觉自己很难过。浓浓的想回家的情绪在心里面油然而生。
但是当时又穷,没有办法到处去游荡,可是我又有一颗不安分的心。那怎么办呢,我就坐在宿舍里面想,
是不是有一个可以稍微走走的地方就能去的地方呢。心动不如行动,我一直都这么认为。我所在的台湾的学校的操场是建在山上的教学楼顶的,
四周都有绿色的围栏。于是我就去了这个地方。环顾四周,一片片莽莽的绿色。突然一片黄进入了我的视线,
是古建筑的风格!嗯,好去处有了。现在已然回想不起那天是上午还是下午了,不过看照片的天气还是阴天,
好像刚下过雨不久。台湾进入夏天后,有一段雨季,庆幸没有遇到特别大的台风。“我发现了一个不错的地方,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我这么跟一起去台湾的校友(后来也跟他成为挚友,成了他的伴郎)说。最后他跟我一起去了。照片都是出自他之手。


忠靈祠


其实最开始,我根本不知道这里是台北忠灵祠。忠灵祠也是修建在一个山上的,被绿色植物包在里面。有一条长长的步道可以走到上面,
可是这里上去真的特别锻炼人。那时候我是极其缺乏锻炼的一类人,所以,走到上面的纪念碑处的时候,已经大喘气。纪念碑再往上走,
就是一堆军事武器。说是军事武器,有导弹,有军机,还有军舰上的大炮???虽然我并不知道为什么要陈列这些东西在这里,但应该有意义吧。


忠靈祠


喜欢这架,所以我站在它旁边,青天白日,中正。蒋公,这个不得不提的人物,一个说谁要台独就让谁掉脑袋的人物。
其实他的名字不叫蒋介石,而是蒋中正。


忠靈祠


忠灵祠的正面,内部里面摆满了灵位牌。外部看起来像是两张重叠桌子摆起来挡着的。这是用来放鲜花等纪念品的地方。
这里供奉着为了中国流血牺牲的人们,所以,这里是一个令人心生敬畏而且庄严肃穆的地方。

中正纪念堂与自由广场

台湾是一个特别自由的地方。这可能跟你所理解的政治自由有所不同,举个例子吧。
有一天我们几个小伙伴出门打车,坐上出租车后,老司机听出了我们是大陆口音,就问我我们:
“解放军什么时候来解放台湾,台湾真的是太自由了,我跟你们说台湾的发电厂就在台南XXX,让解放军快来解放台湾。”
当然,我当这个是个笑话。
在台湾上学的时期,我经历了太阳花学生运动。
太阳花学生运动是因为台湾执政党政府与我们天朝政府部门签订了服务贸易协定而没有经过“大家”的同意。
那段时间我因为学习的问题,也在学校不敢出去。
在某次交换式电源设计课上,老师问我对这个太阳花学运怎么看,我也发表了自己的见解。实际上老师的老婆孩子全部到了立法院静坐,
甚至那群学生将立法院的牌子给揭掉,敲碎窗户翻入立法院内。以前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做。
在我这个在大陆长大的学生看来,简直就像是在看一场现场直播秀。可是他们告诉我,这是他们想要争取自己自由工作的权利,
不要被大陆捆绑经济。他们,是指台湾的学生。可是,细细想来,这些学生我觉得是可悲的。完全没有知道这个服贸协定是对是错,
对现在将来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并且,这个事情到底是谁在幕后推动,谁给了他们静坐的权利,谁给了他们运动的资金,面包,矿泉水。
后来纳米材料的研究所学姐,也告诉我们,关于这个事情到底是对是错,希望大家都能看得清楚。
虽然从那以后就很仰慕这个学姐。是的,如果喜欢看新闻的人,应该看到过有人在总统府插满了天朝的小旗子。警察不会管的,真的。
说远了,先来回味一下自由广场。


自由广场


自由广场的正面,是一个大牌坊,如你所见。左右两面各是一个像故宫的宫殿的设计的两座建筑(我不知道是用来干嘛的)。
自由广场大牌坊的后面,就是中正纪念堂,蒋公在那里躺着。这个广场充满了浓重的中国特色。
而且从这张照片里面可以看到,我们三人拍照的背后,自由广场大牌坊的中间拱门下面有一些类似于坐着的一堆人的人影。
他们不是在坐着那里乘凉,而是在大人带着小孩学习法轮功。
其实在这个大牌坊的一旁还有一些宣传招牌,类似于现在展会上的那些玩意儿。其中贴了一些话语说明我天朝如何迫害了法轮功的学习者。
这恐怕是在我天朝是闻所未闻,也是想也未曾想过的事情。但,你觉得这是最厉害的吗?不。台北101大厦的下面,也打坐着一群这样的一群人。
那天亲眼目睹的时候,台北下着特别大的雨。他们在雨中纹丝不动,难道这就是自由带给人们的好处吗?我不由得反思了许久。


中正纪念堂


如果你去过南京的中山陵,你会发现,中正纪念堂的风格,乃至建筑的模样都与中山陵很相似。当然,这是青天白日的风格。
阳光很好,也很开心。照片中边上的不知道是不是汉白玉柱子的地方裂缝了,大概是因为地震的原因导致的。参观的人数基本也不多。


吉他合奏


说过台湾的一些不好的方面,那么这个照片就算是台湾值得学习的地方了吧。
台湾的年轻人挺有“小资气息”,看他们一群人,每个人都抱着一把吉他,边谈边唱。
唱的什么歌,我是真的不太记得了,但是就是觉得好听。
在大陆我是没有见过这种场景,我能见到的都是大妈晚饭后的广场舞运动,
嘈杂的人声与所谓的流行金曲实在是让人觉得聒噪不已。所以我欣赏这些年轻的同龄人的,
他们大家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这是最令人感到幸福的事情。